當前位置:男人天堂網2018最新網 > 青春校園 > 終身依賴TXT下載 > 終身依賴-97.chapter 97章節閱讀

【終身依賴】97.chapter 97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我都記住了,爸爸。尹光年臣服于老人的智慧,鄭重承諾。

    這一聲爸爸令梁起風倍感欣慰,身上千斤的重壓仿佛就在這一聲爸爸里消失地無影無終,他終于可以帶著一身輕松的心情上路。

    去吧,陪陪暖暖,我先睡會。他閉上了眼睛,如果不是呼吸機還在運作,那張死氣沉沉滿是衰敗的臉真的會讓人誤以為他已經沒有生命氣息。

    梁暖執意留了下來。雖然請了專業陪護,但許多事情她還是親力親為,她在醫院不眠不休地照顧了她爸兩天一夜,隔天傍晚,被她爸強行趕回了家。

    安娜和徐威廉他們聽說消息,都提前從家里趕了回來。梁暖強顏歡笑地和朋友們打了個招呼,和安娜交換了一個暖心的擁抱,便借口洗澡躲進了房間,一個晚上沒出來,大家心里著急,卻都不敢去打攪她。

    兩天一夜,梁暖其實只睡了三個小時,她已經感覺不到累和困,悶在房間也沒有躺下補眠,而是一動不動地坐在黑暗里好幾個小時。

    腦子很亢奮,一個念頭已經在她腦子里盤旋了許久,聽起來有點瘋狂,可是她應該義無反顧地去做。

    有人開門進來,穿過黑夜將她輕輕摟在身后,輕柔地問:在想什么?說出來,看看我們想的是不是同一件事。

    意識被這個人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拉了回來,梁暖動了動僵硬的身體,艱澀地開口:尹光年,你可以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好,你問。

    你心里,還有黃伊藍的位置嗎?你還愛她嗎?

    有,她是我的過去,每年到了下雪天,我還是會在心里祝福她在另一個世界能過得幸福。年輕時我并不懂愛,在我還來不及確定是否愛她的時候,我們就陰陽兩隔了。所以你問我愛她嗎?應該愛過吧。但是暖暖,我希望你明白,伊藍是我生命里的過客,而你,才是那個要跟我攜手一生的人,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擁有我的全部,包括我的愛。

    他平靜卻飽含真摯的回答無疑打動了梁暖,她點頭:第二個問題,尹光年,我一無所有,什么都不能給你,你在乎嗎?

    不,你完全錯了。暖暖,你已經給了我全世界最重要的東西,你給了我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愛,現在,我求你給我一個家,我們的家。

    梁暖沉默片刻,只是應了一聲好。

    我能感覺得到,我們在想同一件事。尹光年將她的身體扳過來,目光炙熱:現在,換我來問你。

    梁暖正視他:你問吧。

    所有的一切,包括我對你的隱瞞,你能原諒我嗎?余生的某一天,會不會突然有一天后悔跟我在一起?

    梁暖低頭半晌,選擇誠實面對自己的心:不,我還沒有完全原諒你。但我知道不能怪你,那是爸爸的選擇,不是你的。我想,我最不能原諒的還是我自己。

    她明亮清澈的眼睛凝望他:尹光年,我愛你,但請你原諒我的自私,我從沒有為爸爸做過任何一件事,現在,我想為他做一件事。我們結婚吧,穿著婚紗,讓爸爸挽著我的手送我出嫁,這是爸爸的心愿,同樣也是我的。

    結婚尹光年細細咀嚼這個字眼:所以我們會在一起一輩子?

    嗯,一輩子。梁暖紅著臉答應,湊上去啄了他一口:和我們的孩子。

    尹光年微笑凝望懷里的女孩,仿佛有一萬年之久,在她屏息等待中,他變戲法一般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盒子,取出里面的鉆石戒指套在她手上:那尹太太,我們結婚吧。

    半個月后,陽光普照的下午,被鮮花妝點得格外高雅的酒店花園草坪上,所有賓客的目光都被一場低調卻溫馨的婚禮所吸引。穿著潔白婚紗美麗出塵的新娘子手捧著鮮花,她身邊有一輛輪椅,身體極度衰弱卻憑著意志力強撐精神的梁起風穿著正式地坐在上面,臉上帶著老父親欣慰滿足的笑意,他身后,西裝革履的大權小心緩慢地推著輪椅,他們的不遠處,兩個醫生護士隨時待命。

    如果不是老人鼻子間插著的氧氣,旁人會以為這是個再完美不過的婚禮。可清楚內情的賓客都知道,這場籌辦得有些的婚禮,都是為了這個老人。除了遺憾,他們心里也在默默祈禱,希望上天能給這一家一些團圓的時間。

    梁暖含笑的目光掃過全場,安娜這個伴娘和張昀山這個伴郎在眉來眼去,尹光年舅媽一大家子全來了,舅媽笑著擦淚,標哥和南南姐雙雙來了,錢卓青一家坐在席間,徐威廉剪短了頭發,今天難得也穿了西裝的他恢復了往日富貴公子哥的氣質,跟果果站在一起,儼然一對璧人。烤串樂隊來齊了,尹光年公司的員工也到齊給老板捧場,她現在的同事也來了好幾個,白婉臨盆在即,發來了視頻,并沒有出席。場上還有幾張陌生面孔,尹光年終于放下多年心結,親自邀請他的父親一家出席婚禮,據說老人家高興到整晚不曾合眼。

    她的視線最后定格在幾米外泛著溫柔笑意的男人身上,今天的他英俊逼人,只是一貫沉穩冷靜的男人,今天這個大日子竟然很緊張,兩人目光交纏在一起,笑得都有點傻。

    他們是彼此生命里的一道暖光,不期然地出現,從此照亮了各自孤寂黑暗的人生。

    梁起風牽起女兒的手:新郎在等你了,女兒,準備好了嗎?

    梁暖笑容甜甜,幸福地看看她爸,再看著前方她命定的愛人,說:準備好了,爸爸。

    下了出租車,梁暖一路哭著跑進醫院, 在向上的電梯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電梯里其他人用各種眼光打量她,見她發絲凌亂, 甚至穿著休閑家居服就出來了, 一看就是突然得知很不好的消息, 承受不了打擊哭到控制不住情緒。

    醫院這種地方,每天都在上演著各種這樣的生離死別,這種悲痛無人能幸免,每個人一生都要經歷, 只不過是早晚的區別。

    有個銀發老太太看不下去, 見她哭得滿臉淚,好心遞過來一張紙巾:小姑娘, 擦擦眼淚, 遇到什么事都要堅強點。

    梁暖已經哭到說不出話來,囫圇點點頭表示感謝,見電梯到了18層, 大哭著跑了出去。錢卓青已經在病房外等她, 梁暖遠遠見到他,想到她深愛的爸爸就躺在他身后的病房里,死神要帶走他,她要永遠失去他了, 深怕自己的哭聲驚擾到他爸, 她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眼淚已經決堤。

    錢卓青扭頭見梁暖捂著雙手泣不成聲的樣子,心里重重嘆一口氣,早些年他覺得這孩子被老板慣得無法無天,不懂事一味只知道花錢享受,現在想想,這也是個苦孩子,最需要媽媽的年紀媽媽跑了,現在花樣年紀,身患絕癥的父親也要撒手離她而去,也難怪老板拖著病體不惜設局請君入甕,為的就是讓寶貝女兒這輩子有依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青海11选5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