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電影天堂網資源 > 魔法小說 > 幽冥巫師TXT下載 > 幽冥巫師-第三百九十六章:行蹤詭秘的商界大姐章節閱讀

【幽冥巫師】第三百九十六章:行蹤詭秘的商界大姐

上一頁        返回目錄       

    雖然這種獵槍可以連發,威力巨大,但對我而言當然不存在任何威脅,不過,我并不打算制服他,恰恰相反,我希望吳衛被制住,暴露自己暗中調查徐麗的行動,從而最終放棄這個計劃。

    我思考之間,吳衛無奈的從腰間拔出武器丟了過去,對方又將槍口對準蘇紅兒道:還有你,把手上的刀給我丟過來。

    蘇紅兒有些不解的問道:我自己的刀,為什么要給你?

    顯然,紅兒還沒有明白受制于人這個成語的含義,可能都沒聽過。那人氣的渾身發抖,提高嗓門說道:別他媽和我裝孫子啊,再不把刀丟過來,我就一槍崩了你。

    說話間,只見云獸不知何時到了他的身后,并且它的體型逐漸變得高大強壯,從一頭狼狗般大小的動物,轉瞬變成了一頭和牛差不多大小的動物。并且,還是一頭體型最大的牛。

    吳衛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而那人也聽到身后傳來云獸沉悶的吼叫聲,他渾身一震,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這是什么東西?你們都看到了嗎?這是什么?

    我嘆了口氣說道:現在你放下槍,還有機會能活下去,否則,就是后果難料了。

    他幾乎都要哭出來,渾身哆嗦成了一團,對我說道:你別騙我,當我還不知道你們的打算?

    說話間,云獸的身影在路燈的照射下被拉長,他能清楚的看見,云獸那可怕頭部的倒影。而云獸那尖長的利嘴,幾乎就要貼到他的腦袋了。

    這人還算鎮定,忽然轉身,用槍對準云獸的腦袋,只聽啊嗚一聲輕響,云獸咬住他的脖子,將他按倒在越野車的引擎蓋上,那人用力掙扎了幾下,云獸腦袋用力晃了幾下,只聽喀喇一聲輕響,他連哼都沒來得及哼出聲音,便身死當場。

    跟紅兒的師父、馬道長告別下山后,只見馬曉霞四人一同在車子里睡著了,我不敢吵醒她們,便和蘇紅兒坐在車子外的山路上,摟著大寶的脖子當毛毯,正要閉目養神,卻又見遠處兩道雪亮的燈光射來,難道是巡山的工作人員?

    車子很快就停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山路旁,是一輛寬大的豐田巡洋艦,借著路燈和月光,我清楚的看見麻城商界大姐徐麗從車中下來,她對司機說道:你在這里等著。

    說罷,自個兒轉身朝山上爬去。

    一個豪門商業集團的老大,半夜三更爬山,我想,這目的當然是為了見馬道士,這也是我所奇怪的,為什么觀陰術士會為一個世俗人類世界的企業集團提供幫助呢?為什么會對集團老大的女兒如此關心?這其中,究竟有怎樣出乎意料的秘密存在呢?

    正在我滿心疑惑時,又看見一個黑影從越野車底座悄悄爬了出來,接著,他從腰間拔出一把東西,隱遁到司機身后,接著忽然暴起,用這東西狠狠砸在司機的后腦上,司機悶哼一聲后便暈了過去。

    這人居然是吳衛,看來,為了破案,他選擇了暗中跟蹤徐麗。不過,這個案子的所屬范疇,已經明顯超過了吳衛的處理能力,如果非要強行介入,結果只會讓他自己受到意想不到的傷害。

    而且,這種傷害發生后,還沒人能夠為他伸張。至少,現在人類世界和巫師世界是平衡的關系。就算有巫師世界人員犯罪事件發生,那肯定也是移交給巫師世界處理。

    一旦移交給巫師世界處理,吳衛就別想得到什么結果了。

    想到這里,我悄悄跑到了已經要開始朝山上攀爬的吳衛身后,小聲說道:你怎么來了?

    吳衛被我嚇了一跳,轉身看見我,緊張的神情才鎮定下來,只是略有些詫異的說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你別管我,你為什么要來?

    我當然要來了,這本來就是我負責的案子,我通過徐麗的電話,發現她和這座山里一個姓馬的人有很密切的聯系。今天晚上來這里,就是為了和姓馬的人見面,我初步猜測,徐麗聯系的這人,應該就是殺死鄒瘋子的兇手了。

    吳衛猜測的還真沒錯,這個警察,判斷分析能力,那是杠杠的。只是,馬道士這類人,絕非現行人類世界法律可以約束的,甚至,巫師世界的力量,也不能完全約束得了他們。

    巫師部隊再有十個膽子,也不可能來到觀陰術士的大本營,帶走馬胖子。

    我想了想后,說道:我覺得,這件案子最主要的是徐湘兒安全回來,既然她已經回來了。你何必節外生枝,硬要自尋煩惱呢?

    這可不是買菜,還有討價還價的余地,只要是殺了人,不管他殺的是好人還是罪大惡極的壞人,那都是犯罪。我是警察,自然要抓捕罪犯。何況,這案子一開始就是我負責的。

    我很尊重你的這個說法,但是恕我直言,這個罪犯,絕不是你能抓住的。也不是你們警察的力量,能解決的。這個世界,很多事情和事物,你一點也不了解。我不知道吳衛對巫師世界的了解有多深,只能這樣跟他解釋。

    你這么肯定,道理何在?難道你非常了解這個罪犯嗎?

    說話間,蘇紅兒也走了過來,吳衛見他腰間掛著的彎刀,面色頓時就變了,伸手就要拔槍,我一把按住他握在槍套上的手說道:大家都是朋友,千萬別動粗。

    吳衛用力掙扎了幾下,見我紋絲不動,他終于放棄了拔槍的念頭,說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咱們之間有約定,對嗎?你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追問到底。

    吳衛嘿嘿一笑道:好啊,你是在這里等著我呢?我確實說過,不挖掘你的身份背景,不過前提是,你決不能參與犯罪活動。

    我只是路過此地,這里的很多事情,我都是偶然介入的。但是,我可以肯定,你和你的上司,都管不了這件案子。道理很簡單,你只是個普通人,而犯案的都是些

    我話音未落,就聽到有人喊道:都他媽別動,把你們身上的武器都丟過來。

    循聲望去,只見剛才被吳衛擊暈的司機已經醒轉過來。我們聊的痛快,卻忘記了這個人的存在,此刻的他,竟然手持一把雙筒獵槍對準我們,滿臉憤怒的喊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青海11选5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