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視頻 > 鬼怪小說 > 黑暗來臨,櫻花飄落TXT下載 > 黑暗來臨,櫻花飄落-第10章 9.回家,責問章節閱讀

【黑暗來臨,櫻花飄落】第10章 9.回家,責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突然,所有人安靜下來,看向從內殿走出來的黑衣黑發黑眸女子,在神界,幾乎都是穿白衣,穿黑衣的實在是屈指可數,而且穿黑衣的也實在是太另類了。

    玄櫻不理會眾人的目光,帶著一身氣勢坐在首位上,威壓直逼殿下的人。

    這些都參與了下毒謀害光明之子的行動。白恭敬地稟告首座上玄櫻。

    你們有何解釋?玄櫻抬眼看向臉色難看的眾人。

    黑暗之女,我們都是聽神女的命令行事的,懇請黑暗之女放我們一條生路。那些人自知事情瞞不住,還不如承認的好,黑暗之女的逼問手段是恐怖至極的,他們絕不可能撐過一道刑法。

    傷害光明之子是死罪。玄櫻聽完殿下人的話,淡淡地說到,你們是聽命于神女,那么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從今以后你們便不再是神界子民,剝奪神身,投胎凡人,終身不能入神界。

    為什么,我們只是聽命于神女,這不關我們的事。其中一個侍女聽完玄櫻的話突然說。

    而其余人則是如臨大赦的舒了口氣,聽到侍女的話差點跪下,那可是黑暗之女啊,沒殺了他們已算是大恩了。

    不管你們的事?玄櫻語氣微微上揚,其余人可有這種想法?

    侍女見其余人不出聲,不由說:你們難道就這么放棄了,這件事本就不關我們的事,是神女的命令,你們就這樣放棄神界子民的身份?依舊不做聲甚至依次消失在殿內,自去投胎凡人。

    你可還有想說的?玄櫻看著侍女問。

    黑暗之女,你不能這樣是非不分,我也是被逼的。侍女想博最后一次。

    是非不分?玄櫻漆黑的瞳看著侍女,我做事從不需是非分明。張狂的話說出,揮手,無數黑絲將侍女圍繞起來,侍女驚恐地消失在由黑絲組成的囚籠中。

    白無比鎮定地看著面前發生的事,聽到玄櫻張狂的話語,嘴角抽了抽,也就玄櫻能說出這種話了吧。

    玄櫻起身走到出神的白面前,手中出現了一個掛飾,掛飾上的人物不是白,而是一個身著黑衣黑褲的q版男子,黑發蓋住前額,正好遮在墨瞳上面,臉上掛著一個笑,小手指著臉蛋,可愛至極。禮物。

    哇,謝啦,好可愛啊。白接過禮物,如捧著珍寶般小心翼翼,真想看黑這種表情。

    他和toothless明天回來,你可以讓他做這種表情。玄櫻想了想說。

    呃,還是算了。白想到終日面無表情的黑做出這種可愛的表情,抖了抖,有點瘆人,至少玄櫻還是會露出一些其他的表情,而黑是真正的面癱啊,別說表情了,連話都快不說了,只知道點頭表示他在聽。

    玄櫻看著不知想到哪里去的白歪了歪頭,白和黑真奇怪,白要了黑的q版掛飾而黑又要了白的q版掛飾,喜歡對方為什么不說出來呢?想當初toothless可是死纏爛打才追到絨雪兒的。

    站在熟悉的大門前,看著門匾上龍飛鳳舞的暗宮兩字,玄櫻輕輕嘆了口氣,清冷的臉上閃過柔和與無奈,看到這門匾總能想起某個不負責的神主吵著鬧著要給自己的住處題寫門匾,最后還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給放在大門上,字又不好看還非要題字,父神他真是能鬧騰啊。

    看著緊閉的大門,玄櫻抬腳走近,而那大門在玄櫻接近時順勢打開,一女子驚訝地看著玄櫻,一臉驚喜與喜悅。

    歡迎小姐回家。女子微微欠身,說完未等玄櫻開口便自作主張欺身上前想抱住玄櫻卻被玄櫻躲開,撲了個空,但也瞧見自家小姐懷中的男孩。頓時,戲蟲上身,嘴一撇,水靈靈的一雙冰色眸盯著玄櫻,纖柔的雙手一只捂在胸前一只遮掩住口鼻,泫然欲泣地說,你果然不愛我了,啊,虧我還十年如一日的在家中等你回來,你倒好,竟然被這可愛的男孩勾去了心魂,哦,你別攔我,我要去自盡。

    絨雪兒,我沒離開十年,玄櫻看著眼前穿著白色雪紗裙的女子自導自演,然后說,還有,你要自盡請便,我不攔你。似是感覺還差些什么,又說,別在我這兒自盡,玄燁需要休息,不能有異味。說完走進殿內。

    絨雪兒聽完玄櫻的話,站在門口無風自凌亂,小姐,她只是比喻,還有自盡什么的是她說著玩的,不用這么絕吧,好歹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攔一下她又不會死,哦,對啦,最后一句說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這么嫌棄,誰說自盡非要流血了,上吊跳崖跳河什么的不也行嗎?

    一處房間內,玄櫻將懷中的玄燁輕柔地放在床上,細心地替他蓋好被子,看到門口的絨雪兒一副這絕對不是她認識的玄櫻的表情,思索了會,起身走出房間,關上門,沒有弄出一點聲響。

    找我何事?玄櫻看著還在震驚當中的絨雪兒,便知自己不問她便不會說。

    哦,白剛剛帶了一群人回來,現在正在前殿,他讓我來找你過去。絨雪兒回過神回道。

    知道了。玄櫻點點頭,看了眼房門,又吩咐道,你在這里守著,等玄燁醒了帶他來找我。說完也不管絨雪兒的意見,轉身想往前殿走去,又突然轉過身,手里多了個小盒子,禮物。放到絨雪兒手中后轉身朝前殿走去。

    絨雪兒還沒從溫柔的玄櫻的視覺沖擊中恢復過來,又得知房間里的男孩是光明之子,絨雪兒覺得現在她的心臟受到的沖擊已無法復原,不過,禮物誒,迅速拆開包裝,一對水晶耳鉆躺在平面上面,絨雪兒眼睛亮了亮,歡喜地將耳鉆戴上,伸手凝結一面冰鏡,看了看,嗯,很好看,果然她還是很美的。

    前殿內,白站在最前面,看著身后嘰嘰喳喳的人,眼中閃過不耐煩,小姐什么時候來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青海11选5前3